当前位置 艾托股票网 期货资讯 正文

欧洲经济界大佬站台“通胀暂时论” 2022年通胀压力会突然消退?

导语:欧洲经济界大佬站台“通胀暂时论” 2022年通胀压力会突然消退?德国人手里的钱,要缩水了吗?
出于对“通胀”和货币贬值的痛苦记忆,德国9月份通胀率升至4.1%的消息在德国激起了极大的讨论热度。第一财经记者翻阅近一周的各大德国媒体,看到“输入性通胀”、“工资价格螺旋”、和“滞胀”等许久不提的现象乃至从一战开始的货币贬值经验总结,纷纷现世。

上一次德国出现4.1%的通胀率,还是在近30年前。出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德国精品投行律师安北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他对通胀没什么印象,但他的父母和祖父母一代的印象深刻,他们这两代德国人至少经历了一次或两次大型恶性通货膨胀,所以他从小就听到了很多关于通胀的故事。

一位在德经营实业多年的资深人士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德国的涨价现象如果对于工薪阶层而言在消费端没有太大影响,但是如果对于做实业的人而言,从生产端的确能感受的出来,供应链短缺、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能源价格上涨等。

不仅在德国,整个欧元区的通胀率都升至13年新高:9月欧元区通胀率升至3.4%,其中能源价格同比大涨17.4%。这似乎令目前欧美央行所坚持的“通胀暂时论”越来越失去说服力。

在此情况下,近期欧洲经济界大佬却纷纷发声站台“通胀暂时论”,坚称这一轮通胀将在2022年消失甚至逆转,他们为什么这么坚定?

输入性通胀尚未转化成消费价格,但要警惕
为抚平市场上焦躁情绪,当地时间4日开始,德国经济部开始不断发送推文,解释为何近期的通胀现象是暂时的。

如前所述,近期德国统计局(Destatis)最新出炉的数据显示,9月份德国通胀率升至4.1%,其中能源和食品等项涨幅较快,以能源为例,价格同比上涨14.3%。

德国经济部则在推文中解释道,2020年削减的3%的增值税所产生的基数效应,和新的碳定价措施是推升通胀的部分原因。

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客座教授史世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柏林,油价现在从1.2欧元涨到1.6欧元,相当于涨了30%,电费也涨过一次。通胀对学校食堂影响还挺大的,一顿饭从2.6欧元涨到3.6欧元又涨到4.1欧元,这幅度就比较大了,如果每顿饭都涨那么多,(学生饮食)总额也很高了。”

“面包也涨价了,虽然面包价格并不贵,但是也很明显。我们也能感觉出来肉价涨了。要说是否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也没有那么严重。”史世伟说,但是德国有很多拿失业救助金(HartzIV)的人,一个月就400多欧元,尽管德国政府代替他们缴纳了房租,但每个月400多欧元的生活费也并不轻松。物价上涨对他们的影响当然很大了。但对一般的工薪阶层来说,这种上涨影响应该不是太大。但问题是大家都感到有点恐慌,因为德国(近年来)很少有通货膨胀的现象。

需要指出的是,在消费端感受到的变化虽微,但在生产端却已经感受明显。德国财政部并未在推文中提及供应链问题,受到了德国经济学界的普遍重视,认为全球供应瓶颈也是造成德国和欧洲通胀飙升的原因。

根据德国统计局数据显示,8月,德国进口价格同比上涨16.5%,创下1981年石油危机(17.4%)以来最大涨幅。其中,部分进口商品价格暴涨。

譬如,天然气价格同比上涨178%,电力价格上涨136%,煤炭上涨118%,铁矿石上涨97%,谷物价格上涨1/4,德国经济学界警示这种进口压力推高价格的现象,恐产生“输入性通胀”危险。

荷兰国际集团宏观主管布热斯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供应链中断、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经济逐步重新开放的背景下,将持续感受到更高的生产价格,且会持续影响消费者价格。年底德国整体通胀率甚至可能接近5%。

2022年物价压力将消失?
布热斯基比认为,展望未来,一些一次性因素应该会在2022年年初消失,但近期能源价格飙升以及持续的供应链摩擦和封锁会导致在2022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使德国的通胀率保持在2%以上。

欧央行的通胀率目标是2%,且欧央行目前也坚持认为到2022年物价压力将消退,中期内,欧元区仍需货币刺激支撑。

5日,欧央行行长拉加德再次表示,欧元区当前的通胀压力将是暂时的。

“我们需非常谨慎地管理经济重启及其所造成的摩擦。”她表示,“我们预计这些摩擦在很大程度上是暂时的。但很难确切预测中断会持续多久。”

拉加德并认为,不应对供应短缺或能源价格上涨反应过度,因为货币政策不能直接影响这些现象。不过她也承诺,将密切关注工资情况和通胀预期,以确保通胀预期维持在2%。

欧盟经济专员根蒂罗尼(PaoloGentiloni)也在5日的欧元集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洲国家的通胀是“暂时的”,并承认目前欧洲电力批发价格上涨,其原因是全球天然气需求旺盛,供应不足。

根蒂罗尼表示,通胀涨幅可能会在2022年下降,当然监控通胀仍然“至关重要”。

欧央行前行长特里谢则在近期表示,不能把欧洲和美国出现的通胀混为一谈。特里谢解释道,美国核心通胀率约是欧盟两倍,且有更大规模的财政扩张计划,这是要对美国通胀更加警惕的理由。

数据显示,目前9月欧元区核心通胀指标上升1.9%,而美国8月核心通胀率为4%。

因而,可以接受针对欧洲的“通胀暂时论”,特里谢解释道,但这如果用在美国身上就要有点怀疑。

总而言之,针对目前对待通胀的看法,出现了两个阵营,一个认为通胀驱动因素是暂时的,将在明年消失甚至逆转,而另一个阵营则看到通胀加速的广泛风险。

布热斯基表示,其判断仍然处于中间位置,不过也看到了长期以来最肥沃的“二轮效应”温床。

他解释道,第一轮就是将较高的生产价格传递到消费者身上。在过去,生产商吸收成本,接受利润空间被挤压的现实,这一次,他们似乎愿意将更高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第二个传递通道将是工资。布热斯基表示,譬如,德国工会要求涨薪需要与当前的通胀数据相关联,而不是与通胀预期相关联。

(来源:第一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艾托股票网立场,如果内容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gpat.com/qhzx/1299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7509431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2402682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2:00,节假日不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