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艾托股票网 期货资讯 正文

原材料涨价背后:中小企业直呼“不敢接单” 上市公司“优化库存结构

导语:事实上,今年以来多个品类生产物资(原材料)价格上涨,目前已传导至中游行业。《证券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部分上市公司表示正在“优化库存结构”,而资金规模有限、锁定原材料价格能力较差的中小企业,更是直呼“不敢接单”。“电影名:《涨价》;导演:袁材料;领衔主演:木头、钢材、海绵、纸箱等原材料;上映时段:2021年10月”——这是河北省定州市一家家装公司负责人在国庆假期发的朋友圈。

同一时刻,在与定州相距逾1500公里的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游客常女士在购买青铜材质立人模型时被告知,“这是最后一个。最近原材料价格上涨得太厉害,这批立人模型卖完后,都不知道下批货什么时候能到。”

事实上,今年以来多个品类生产物资(原材料)价格上涨,目前已传导至中游行业。《证券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部分上市公司表示正在“优化库存结构”,而资金规模有限、锁定原材料价格能力较差的中小企业,更是直呼“不敢接单”。

多个期货品种近60个交易日

累计涨幅超50%

今年以来,反映工业企业生产成本状况的PPIRM(工业品购进价格指数)同比涨幅持续高于PPI涨幅,且二者差距持续拉大。前8个月PPIRM累计同比上升8.2%,PPI累计同比上升6.2%,反映工业企业成本压力持续提升,盈利能力随之承压。从PPI分项来看,采掘工业、原材料工业和加工工业前8个月累计同比分别上升为23.9%、12.3%和5.2%,显示工业品通胀压力主要集中在上游。

期货市场方面,硅铁、焦煤、动力煤、锰硅、甲醇等多个品种近60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超过50%。

中航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忠云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支撑上游工业品价格上行的因素主要在于供给端,如部分主要经济体实施极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海外疫情防控导致供给和物流受阻,国内抑制高污染、高能耗产业的生产等因素叠加,部分工业品供需存在错配,推动价格大幅上行。

“今年工业品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简单而言,是全球延续2020年货币宽松政策与疫情导致部分品种供需周期错配共振而出现的结果。”天风期货研究所所长贾瑞斌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近段时间,由于全球性能源危机的出现,原油、天然气以及动力煤等能源类商品的价格因在欧洲等区域内存在较大的供需缺口而水涨船高,而原油、煤炭等大宗商品又是化工行业的主要原料,间接推动甲醇、烯烃等重要基础化工品的价格不断上涨。

原材料涨价

不同企业“体感”不同

“原材料价格猛涨,我们夹在厂家和客户之间压力特别大。”在北京十里河建材城主营木门李女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她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某厂家的调价通知显示,“2021年以来,原材料费用快速暴涨,导致工厂生产成本上升,为保证产品的品质及工厂的正常经营,为了本公司可持续发展并能更好地服务顾客,决定从2021年9月15日起其所有产品每平方米上调30元,本次调价实属无奈,望理解。”

李女士表示,这已是年内厂家第三次涨价。此外,木门配套的门锁单价也平均上涨了15元,合页上涨了3元,发泡胶也由原来的145元至150元一箱上涨至目前的190元至200元一箱。

“我们现在的难处是很多订单均于上半年签订,价格也是按当时的材料市场价而定。比如,我现在正处理的一个5月份的订单,当时客户仅支付1000元定金,可5月份到现在材料价格已上涨多次,我们不能找客户加钱,中间的差价只能自己背。”李女士坦言,最近来询价的新客户一听到报价就“吓”跑了,“总体来看,今年市场的整体成交量不高,因此工厂成本增长,我们只能压缩自己的利润以求薄利多销。以往家装行业的利润都在20个点,今年只要有利润就卖了。”李女士表示,市场内至少已有五、六家销售门窗的店主选择撤店了。

除了李女士之外,还有许多共鸣者。上述定州市家装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原材料涨价叠加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家装行业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我们只好将之前给客户的报价上调,尤其是铝材类产品的报价,有些客户对提价表示理解,有的客户则选择观望。”

“原材料价格每天都在涨,客户那边有需求,但是不愿意接受涨价,我们有订单却不敢接,真是进退两难。”另一位家装行业从业者如是说。

“中小企业通常由于市场份额有限,在原材料采购和终端产品售价方面的议价能力不强,在被动接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同时,无法将成本压力转嫁,大部分成本需要企业自身消化,经营业绩必然削弱。”董忠云谈到,如果出现大量中小企业因为无法承受成本压力而停工停产甚至退出行业,又会导致其产品所处环节的供给收缩,引发通胀向下游传导,进而逐步影响整个产业链。

这种情况已经有所显现。有给树脂粉厂家运货的工作人员表示,“此前每天有几十车的发货量,自从树脂粉涨价后,客户进货量减少,加上一些厂家惜售,现在每天只能拉三四车。但是供给不足,又可能导致价格进一步提高,下游客户更加进退两难。”

不过,由于原材料涨价幅度、定价和结算模式差异等原因,不同行业和规模的企业面临原材料涨价“体感”也不尽相同。

深圳市一家制作毛绒玩具和抱枕类产品的公司经理告诉记者,近期布料等材料价格有所上浮,加上上游企业限电,对其生产有一点影响,但总体可控。

“目前水泥每吨价格500元左右,较此前涨了近150元/吨,钢材价格大概5700元至5800元每吨,较年初涨了2000元/吨。”河北省某工程施工单位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好在我们采用的是固定单价合同(也叫工程量清单合同),事先在合同中有约定,结算时对材料费按市场价和甲方同期认可的价格进行调整。所以,材料价格上涨短期内并不会大幅压缩我们的利润。”

贾瑞斌认为,对于中小企业来讲,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其经营利润会不断压缩。虽说今年以来,家电、轮胎等行业都因原材料价格上涨而陆续发出涨价通知,但由于终端消费者接受程度较低等原因,其涨价幅度与速度相比原材料都难以企及;另一个挑战则是订单与库存的管理,中小企业的原材料大多没有长期库存的储备,受原材料价格的冲击相比大型企业要更直接。同时相比前两年,远期订单的风险也由于原材料价格的原因而增大。相对而言,大型企业的情况则较好。

上述观点在部分大型企业身上得到了验证。海泰新能海外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今年原材料市场出现不规则的剧烈波动,由于整个光伏行业的产业链较雷同,价格相对透明,所以客户并无太多选择空间,多数会选择项目延期,少数则选择重新议价。

谈及后续业务开展计划,上述海泰新能海外负责人透露,“公司依然会继续接单,但会把报价有效期缩短,并且会在前期商务谈判告知目前市场行情,以把客户风险降到最低。”

此外,部分上市公司也在积极应对压力。在沪深交易所互动平台上,有投资者询问飞凯材料,“最近大宗商品涨价,尤其树脂、光引发剂等化工类原材料涨幅创历史最高水平,请问对公司今后业绩有何影响?”飞凯材料回应称,公司对化工类原材料涨价已采取例如签订保供合同、同类原料集中采购、优化各业务线原材料库存结构等措施应对原材料成本波动。

保供稳价政策加码

部分产品价格呈回落走势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政策面持续关注原材料涨价,在保供稳价方面做出多次部署。

国务院常务会议(以下简称“国常会”)多次出“重拳”打击囤积居奇等行为。5月26日召开的国常会指出,多措并举帮助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应对上游原材料涨价影响。支持大型企业搭建重点行业产业链供需对接平台,用市场化办法引导供应链上下游稳定原材料供应和产销配套协作,做好保供稳价。8月16日召开的国常会要求,完善并落实重要原材料价格上涨应对方案,合理增加国内生产,科学组织储备投放,强化重点商品市场联动监管。

相关部委也主动作为,保障大宗商品供给。例如,10月9日,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投放第四批国家储备铜、铝、锌,共计15万吨。此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已于7月5日、7月29日、8月27日分三批次投放国家储备铜铝锌共计42万吨。

市场各方对投放储备反映热烈,认为稳定了市场预期,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铜铝锌价格上涨势头,彰显了国家开展大宗商品市场调节的决心;通过网络公开竞价和相关规则设计,广大中小加工制造业企业得以充分参与,并以略低于市场水平的价格购进原材料,切实获得了实惠。

“目前政策效果已经在市场中初步体现,在多轮抛储之后,部分原材料市场出现明显降温,价格多已基本平稳,但对于类似动力煤这样真实存在供需缺口的商品,其价格仍在上涨趋势之中。”贾瑞斌认为,后期除了防止原料市场过热之外,也需要去关注供需矛盾的解决路径,从根本上解决供需缺口。

董忠云认为,保供稳价相关政策不断加码,从更反映长期业绩预期的股票市场表现来看,采掘、钢铁、有色等行业近期走势已经出现明显的回落,显示市场预期未来随着供给逐步改善,目前的相关领域的高价格与高盈利难以持续;但从更多反映中短期供需结构的国内期货市场价格来看,硅铁、焦煤、动力煤等多个前期大涨品种仍在不断创出新高,显示供需结构尚未出现显著改善。保供政策需要继续关注和覆盖产品价格持续上涨的行业,增强相关政策的灵活性和针对性,力求实现供给端的平稳恢复,修复供需缺口。

“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自身无力改变其所处产业链上下游的供需格局,但可以积极借助金融市场开展套期保值等操作来规避相关产品价格风险,减小价格波动对经营的冲击。”董忠云进一步表示。

事实上,在金融方面,为保障商品市场有序流通,近期多个部委也出“实招”。10月5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服务煤电行业正常生产和商品市场有序流通保障经济平稳运行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严防利用银行保险资金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保障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中国人民银行(下称“央行”)也高度关注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中小微企业带来的经营压力。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9月7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中小微企业原材料等价格居高不下导致生产经营成本上升、应收账款增加、疫情灾情影响等实际困难和问题。央行除了新增3000亿元的支小再贷款,还将会同有关部门在落实好已出台各项金融惠企政策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政策激励约束,推动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改进金融机构内部资源配置和政策安排,优化融资环境等,持续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亦在前述会议上谈到,小微企业成本包括原材料、劳动力等要素成本和资金成本。要素成本最近讨论比较多,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使得部分劳动密集型、议价能力弱、对原材料价格敏感的小微企业受到较大影响,值得高度关注,并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对于行业如何应对困境,一线企业也积极建言。据媒体报道,五大光伏组件企业日前联合发布呼吁信称,恳请光伏行业协会等机构能及时做好上下游产能监控并互通市场信息,协助企业提前做好产能规划,尽快落地,确保上下游供需平衡,为市场健康的有序发展进行必要指导,有效抑制原材料价格的无序上涨和恶性竞争。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艾托股票网立场,如果内容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gpat.com/qhzx/12920.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7509431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2402682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2:00,节假日不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