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艾托股票网 期货资讯 正文

电荒之下铝价继续刷新新高,铜铝走势落差不断扩大

导语: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铝期货价格在本周一再创历史新高,升至每吨3229美元,而上期所沪铝价格则一度逼近25000元/吨。今年以来铝价在基本金属市场一马当先的走势仍在继续,虽然下游产能需求同样受到限制,但是难敌上游能源成本对产能的冲击。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铝期货价格在本周一再创历史新高,升至每吨3229美元,而上期所沪铝价格则一度逼近25000元/吨。今年以来铝价在基本金属市场一马当先的走势仍在继续,虽然下游产能需求同样受到限制,但是难敌上游能源成本对产能的冲击。

事实上,自今年8月份以来,铝价就进入了加速上升的通道之中,与其他大宗基本金属,尤其是与之功能互补性较强的精炼铜之间不断拉开差距。原因在于中国国内乃至全球范围内,能源价格上涨引发的电力供给短缺状况都自入夏以来变得益发凸显,而这对于耗电大户电解铝产业显然是当头痛击。

当前,精炼一吨铝需要1.3-1.4万千瓦·时的电能,因而,相比起其他基本金属,电解铝的产生成本中来自能源的比重要远高于其他多数金属产品。虽然,9月初西非国家几内亚局势动荡之状况,一度令市场担心铝土原料的供应前景,并推高铝价,但那充其量只是电力供给不足背景下市场多头借以推波助澜的消息面刺激而已。也正因此,在全球能源供给环境未及时好转之前,铝价强势上行趋势还将延续。

之前,中国电解铝生产重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在7-8月即因为天气炎热干旱、水库来水不足令水电站无法满负荷运转而启动限电令,导致炼铝厂首当其冲被限产停产,之后随着电力供应紧张局面扩大到更多省区,高耗能的金属冶炼产业更是进一步受到冲击,供不应求状况于是更加尖锐。

除了水电相对集中的西南地区外,中国大部分电力来自燃煤火电。而眼下,动力煤价格已经涨至每吨近2000元,是电厂燃煤保本价640元/吨的三倍有余。于是,炼铝业面临的能源成本已经成为不堪承受之重。而虽然下游金属加工业也面临缺电限制,但需求的降速仍及不上供给的限制。

这也使得基本金属市场的交易逻辑发生了戏剧性的扭转。上半年,铝价的上涨一度是因为受到了精铜价格大涨的带动,因金属铜与铝在电器领域的应用基本有互补性,但眼下,铝价的高企却反而令用户更加倾向于重新使用铜质器件,带动铜价跟涨,但与铝价的飙升相比,近期铜价的涨势仍相对受限。原因在于,铜的生产成本更多来自矿石价格而非冶炼能耗,因而,在南美各产铜国的多处矿业设施摆脱劳资纠纷恢复正常运转后,精铜生产成本在“电荒”压力下反而仍然可控。

分析师因此认为,除非能源供给压力快速缓解,否则铝价上行压力仍不变,而与之形成互补对比的铜价则相应缺少更多上涨空间,两者的价格落差也将进一步加大。虽然整体上看,全球范围内的电荒会进一步遏制下游产业需求,而美联储之后即将缩减QE的前景也并不利于大宗商品价格续涨,但在短期内,这都无法抵消能源价格上行带来的压力。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艾托股票网立场,如果内容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gpat.com/qhzx/1275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7509431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2402682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2:00,节假日不休息.
返回顶部